傳統聚落的形成

早期漢族移民選擇居住的地方,多半以水源充足,還有避風禦寒為條件。所以說,金門早期移民選擇住處是以實際生活需要為原則。在金門,傳統聚落的組成多是有血緣關係,特別是同姓組成一個村子,因為移民者剛踏進金門土地,為便於就近照顧,所以同族、同宗或一道遷居來的熟悉人士大多聚居在一個地方,子孫也繼續居住在同一個村落,久而久之就形成聚落。

金門傳統聚落的空間組成,大致可分為民居建築、宗祠寺廟、田(園)與一些公共產業(宗廟前埕、道路、井、池、風獅爺)等。

金門一般傳統民居以一落二櫸頭或一落四櫸頭為主,這主要乃承襲泉閩一帶的建築樣式,但規模較小。以歐厝《歐陽氏族譜》記載,歐陽氏祖先於世宗嘉靖間浮海捕漁遇颶風飄至歐厝,初為茅草屋,俟子孫繁衍漸集村聚落成形,但現今聚落的型態大致為清以後居民返金後的發展。基本上,開基祖在劃分土地時,是以房份為考慮因素,因此,同房份的房屋會聚在一起;另一方面則是在防禦上的需要。其次,建物的興建更需在社會的集體意識規範下,道路或公共空間的留設,遵從之前已蓋者的方式,才得以出現所謂的棋盤式的配置。並且在傳統社會中,住屋的安排更須遵循傳統營建的規則及禁忌與風水形勢。

金門的傳統聚落十分講究風水及倫理配置,在一些保存良好的古厝,其建築格局都有一條中線,左右對稱,左尊右卑,前低後高,前水後山。

傳統的閩南建築文化是人緣文化,它的建築格局體現了傳統文化中尊老愛幼、內外有別等等。一落古厝總 是以廳堂為中心,因為廳堂是祭祀祖先的地方。然後才按輩分排列先左後右依次居住在前落、下落和護厝。



           
歐厝村形勢圖

除一般一落這種屬於三合院式的形式外,規模較大之民居的興建,在傳統農漁生產的經濟能力下是無法負擔的,唯有透過仕途或經商才有可能。以水頭黃厝頂的十八棟的二落厝,乃由於在大陸經商致富才得以建築;而山后中堡的王姓聚落,亦為在日本經商致富所建。至於聚落宗祠或寺廟位址是如何選定興建時機,大多皆不可考。與村民訪談中得知,宗祠的地點大多為開金祖子嗣之祖厝所改建或在其旁的土地所與建,且大約在清初所建。其主要原因,乃此時在金之子嗣及聚落規模已達一定程度,並且在型態上,更是證明多數的聚落是以宗祠為中心,向外的幅射式擴展。而聚落周邊主要出入口,多有寺廟的設置,一為鄉民的宗教信仰,並且更作為聚落守護的象徵;而一旦聚落再往外擴展則使用「五方旗」(黑令旗)作為聚落的界址。另外,金門聚落中一特殊現象,乃「風獅爺」的設置,其大多為清初產物。而由風獅爺之座向、所在聚落地形及聚落中位置,可以推知其為具有獨立神格的地方信仰對象,而功能上以鎮風煞為主。

像這樣有代表性的村落,在金門共有6個,歐厝、珠山、水頭、瓊林、山后、古寧頭這6個傳統聚落的民居,不論是磚面材料的運用、建築裝飾的表現,還是平面的佈局皆變化多端,且具有因地制宜的巧思和美感,充分展現出匠師們的高妙技藝,深具獨特的地方風格與豐沛的藝術生命力。


傳統營建觀念

前低後高、坐山觀局

順應自然地勢,順坡而建是聚落的立地選擇條件。而呈現的空間特色,即為前低後高, 坐山觀局 。作為一種營建的普遍性法則,其實已經內化為一般常民的風水觀,更甚是匠師的風水論述。
『山』指的是最近地點的靠背,『局』性為水,是前面需取水路(即坎),流向屋前之意,具體來看一個順坡而建的民居族群,遵循著修正過後的梳式佈局配置,於向陽的坡面上,建物同向且層層緩昇, 聚落最高的部分,通常是宗祠 ,最低處即為水塘,以剖面來看便形成前低後高。

避免位於「宮前祖厝後」

傳統聚落中宅屋與宗祠、廟宇之間的配置關係,地方匠師及居民的共同認知是避免建構在「宮前祖厝後」的觀念,也就是宅屋不可建於宮廟的前方或是宗祠的後方。

三、「宅屋的高度不得超過祖厝」

祖厝祀奉的是全村(同一姓氏)的開基祖,在象徵意義上,其地位當最為崇高神聖,並得以庇護屬於同一血緣的後裔族群。除了在空間的位序組織上有宅屋與宗祠的前後配置關係禁忌外,對於宅屋的高度也有一般性的限制,即「宅屋的高度不得超過祖厝」,充份反應了屬同一血緣族群對開基祖厝的敬畏與謙讓。